• may张涵 和 Yiwei  在微信上聊天的文字和图片记录如下。

    —————  2014-03-18  —————

    梅  17:50

    2010年5月28日星期五

    这宝贵的独处时间,应当把握, 因为再不会被追求。

    室友回国,终使我有了自己的房间,这长久以来的期待却不胜更难耐的孤寂。但终有机会让我彻底收拾屋子,没了那些污垢杂乱,这空荡荡的屋子也变得可住,可爱起来。

    千里之外,妈妈,无论爸爸是否在家,也在独处的世界不能安心。总不忘叮嘱我, 没有个伴没有按部就班的课程和考试,你不如别人,不如早日归家,安定下来,找到自己的归宿,或两人相依为命。

    她不知,一个安定,是要靠在外乡挣来。
    独处确是一个区别。
    往日的朋友都有了生活的归宿或感情的寄托,便渐渐远去。还有自由和妍要我关心,也只有他们还会关心我。嘉兴是有归宿的流浪人,算上半个。Rain 以单位为家。

     那些快乐的事,一个家庭,要向我飘过来。因为我 会活色生香。

    ----------------------------------------------------------

    梅刚发给我的时候,我都没有认出来是自己写的博客。那年是最困难的一年,也是最骄傲的一年,勇敢迈过后觉得自己今后什么都能应付。那时候如果没有朋友的关怀和榜样做不到,自己的决心和朋友的榜样是最难得的财富,值得相信有这些就已经足够支持前路,不用再踌躇。去年和梅一样都是最困难的一年,互相关照和鼓励,如果我们能走过来都会更强,无人可敌。

    梅、剑兰、驰小宝、杨尧、甘甜,我身边的女人是最聪明勇敢的,晓媛不一样在痛心的时刻去了哈佛,不管恋人还在不在异国都能凭自己的能力去想去的地方,读国际贸易或是国际公法都能快乐,大家都经历过类似的困难,我没有任何理由不同样坚持,没有任何理由怀疑其他人值得比较。

  • Companion de Route

    2013-10-24

    车上看完了波伏娃自传的第三本。 这一本,她经过了战争,完成了重要的写作,经历了一场的爱情,失去了很多朋友,相比起来她不想萨特变成了公众目光的中心,这本书中她仍然是一位体验者和观察者在写作。 从第一本开始她就一直和我在一起,那时候我刚开始在律师事务所的工作,在上海的独自生活中找自己的意识,发现自己的兴趣,留意自己跟自己说话的声音。那本书记录了她4岁开始经历豆蔻年华一直到她离开庄园去上学,她本来是虔诚的基督徒,后来神和教条不能回应她渴求和祈求,她就放弃了神,在无法对抗家庭的伙伴死后,她继承着对抗和找寻的热情离开了庄园,去上学了(最后一句话她说,我以为是珠珠的死才有了我)。我觉得第一本是最富有出彩、完整、最像传记的,后面两本更像日记,可能由于少年生活相去太远,回忆不起思想演变的过程,所以图片和故事更完整。她写跟家庭、宗教的对抗和情窦初开时候的疑惑。她喜欢自己的表哥,但对方的反应似乎也一会儿一个样,和灵巧的姑娘相比她很怀疑自己。那时候我喜欢上约会网站认识的一个人,因为我喜欢的活动和笑话他也有,我就以为我对他有多感兴趣他也会对我有多感兴趣,但我很快发现我的知识很浅,即使对感兴趣的事情也不能多聊两句,并且在生活中处处很笨拙,所以很自卑。那时候每天的心情和每日读到她的心情一样,兴奋、失落、在大自然中回复自信,读书,安慰自己,又对自己失望,不安心的时候就读她的回忆期望能看一看自己下一步会怎么发展。后来她找到了自己的兴趣离开了小资产阶级庄园,开始学习并且遇见了一个一个朋友还有萨特,这时候表哥喜欢交际花不待见她,她也没那么所谓了。读到她恢复信心的时候我也得到了宽慰,那时除了她的自传我还看了苏珊桑塔格的日记,也读到同样自卑及失恋的内容(作为一个同性恋),看了两个人的痛苦过程,我明白人格和别人对这个人的兴趣不一定是对等的,因为波伏娃和桑塔格是多么的美多么的优秀啊,谁不愿意成为他们呢,谁会不喜欢她们呢,但是她们竟然也会失恋,所以想见人的品格不是凭别人的眼光决定的,对于别人看我的眼神我也就没那么在乎了。 第二册的时候她跟萨特成为了Companion de Route,不断认识新的朋友,在咖啡馆里聊天,波伏娃和萨特过着清贫的生活,但到了该吃的时候,干脆透支萨特获得的遗产在出行的路上吃个痛快。那时候小老虎来了。他中午来花园石桥路看我,下午我继续上班他在江边写故事,看这本书等我,我以前一直对吃和餐厅不感兴趣的人,和他一起试遍新的饭馆,吃个痛快。小老虎打趣说不要担心花费,有遗产呢。 第三册是我回到北京买的,看前两本的时候我觉得很神奇,故事的发展和我的生活的恰巧几乎是同步的,我总能从她的故事里找到些启发。到了第三册的时候,我被远远的落下了。第三册开始于战争期间,生活非常困苦,她在做老师,萨特加入了军队。我从来不知道萨特曾经亲身参与了在战争,甚至作为战俘被囚禁!也难怪他存在理论说个人是对个人命运负责的,每个人都是对战争负责的,因为他自身确实作出了回应才有这样的资格。物资匮乏,通信不便,波伏娃写作、教课、攒钱等着机会去看望萨特,身边的朋友不断的病倒、消失、死亡,认识了加缪和其他朋友一起组织了报纸、排练反抗戏剧、担心朋友的安危。在一次骑车事故的时候,她突然体会了死亡边缘时候的感觉,加以经历那么多挚友的死亡,萌生了写作《人都是要死的》念头。 大学时看到这本书名,如今读到书诞生前漫长的日子,我觉得好似读一本史前史,又像一部每周播放的让人充满期待的电视剧。 终于战争结束,一切太平,她和萨特及朋友的日子逐渐好过起来,萨特渐渐成了公众人物,她也接受了别人邀请和资助的机会去了美国非洲等等。我读到才知她和萨特一直参与在国内政治舆论前线,从战争期间开始,戴高乐及共和主义的争论,到战后紧接着的冷战事情,是支持资本主义还是共产主义,萨特的论点似乎从来都两边不讨好,法国的年轻知识分子对共产主义尤其新兴的共产主义国家比如中国充满兴趣(像电影《戏梦巴黎》中的描述),认为一个会作词的农村革命领导人充满神秘,在苏联劳改营的消息出来之后,萨特站在共产主义者一边,认为虽然苏联搭上了许多人作为代价的,但它的形式仍是纯粹的,如果要反对资产主义,没有别的办法。他们必须到了抉择立场的时候。加缪与的观念进一步与他们分道扬镳 。但后来,他放弃了这种纯而又纯的立场,作出了妥协,认为个人的自由是与所有他人的自由联系在一起的,而他人是不自由的,他肯定了资本主义的道德,认为在接受资本主义的时候应当保持个人的自由。 不像萨特,波伏娃这个时候并不在公众视野的中央,她甚至几次写到感到公众的目光将萨特与她隔离起来,她仍将自己看是作家而不是哲学或”公共知识分子“。 书末,她谈到了写作,从第一本开始她认为她的命运就是写作(也不免除她回想时候为幼年自己设定的命运),书中回忆了许多大《女宾》、《他人之血》的人物创作过程,如今(及当时)她更为人所知的《第二性》几乎是件以外,写作过程也不长,在萨特的提示下分析了更多心理上的原因。她说有很多人不能完全阐释和理解的感情,唯独通过小说来表达。我很长时间没有看过小说了,觉得虚构的他人的故事不能解答我明确在问的问题,我也明确期望能从非虚构书中找到指导我的答案,现在我明白很多事情不但解答不清楚,甚至问也是问不清楚的。 另外,书中写了她与美国作家艾格林的爱情, 在这件风花雪月不需要政治热情和社会经验的事情上,我又可以与她联系上了。我此次出门前本来犹豫是否带着这本快看完的书,但翻到这段的时候,毫不犹疑地带上了它:艾格林说“我们结束了,我爱你,但是我无法从你那里得到我想要的一个家庭,我们不能继续”,她在芝加哥的最后一天想到自己再也无法见到这个男人无法回到这个湖边,一路哭在飞机上车上,看到电视里动物撕扯的画面也不禁落泪。我希望在工作、政治生活、新的历险和认识方面上能赶上点。 书的结尾,她谈到了小说角色的创作,哪些角色并不是以加缪或谁为原型而是代表了自己的反面:害怕虚无、害怕死亡、无法应对公众眼光将萨特和他隔离,另一面她热爱生活和写作,将矛盾和思考娓娓道来。在现在没有朋友慢慢谈话的时候,我看这本回忆就像听一个朋友诉说一样。她说她没有可以设计笔下人物的,他们往往松散地联系着,一些非常中的事件往往在不在故事的主线中,就像生活本来面目一样,是流动的,交织的。 “我到底是痛苦还是快乐?其实争先跟我所描述的自己那样,我既怀着欢欣、焦虑、回信,但又怀抱着希望。我试图在现实的多样性和变化莫测之中抓住他。我用一些确定的词语来概括我的叙述,这其实如同把一首诗译成散文一样荒谬。” ”我的生活中最重要的是时间,它在流逝着。我正在一天天的变老,世界在一天天的变化着,我因世界的关系也在发生变化,在我看来,对我而言,最最重要的就是展现那些变化,那些成熟以及别人和我自己的那些不可你逆转的衰败,这迫使我不得不老老实实地沿着时间这条线索往前走。“

  • 《希望的理由》 是小时候的偶像Goodall的回忆录。

    黑猩猩的族群分离和战争显示一种文化进化,反观人类,亦有文化进化下文化差异导致的排斥,作者在第二人丈夫去世后思考人类精神归属,读过勒孔特迪瓦努的《人类的命运》提到道德进化的问题。即,不像黑猩猩有力量即正确,我们发展了复杂的伦理规范。
     
    人们对尊严人权的重视(比如俄国意识形态变化),社会公共规范(比如地铁上不吃东西)的变化是从何而来?
     
    黑猩猩会的事:
    • 制造工具
    • 战争和残暴,党同伐异
    • 具有性格,感情和幽默感
    • 美国手势语,运用手势语300多个词汇,但不可像人类讨论不在眼前的事物、了解发生在过去的事、为未来制定计划、敬畏祖先并因此产生宗教信仰。
     
    作者认为黑猩猩围绕瀑布的仪式似的舞蹈可能是表达敬畏之情。
     
    最后部分作者讨论了对物质世界盲目发展环境破坏人口激增等的看法。
    突然想起来,为什么嬉皮士和花孩儿的主张没有继续或持续扩大?他们是“伟大的一带”,后来由于什么原因没有将影响继续?
     
    "我回忆了自己的记录,并不喜欢自己的许多发现。对于‘爱邻舍如同爱自己’的说教,我历来感到不解。我常常无法达到自己所定的目标,怎能喜爱自己呢?可问题似乎变得明晰起来,我们要爱的 “自己”并不是我们的自我,而是我们每个人内心纯洁精神的火焰,那便是造物主的一部分,是被佛家称为慈悲的东西。我意识到,得到爱的东西就能生长,我们要学会理解并去爱我们内心的精神,以便找到内心的清净。自由这样才能超越自身生命的禁锢
     
    科学与宗教,她表达自己认为圣经某些不合理的说法可能是隐约,以及她是怎样生命和宇宙科学发现的基础上理解和解释圣经。
     
  • 之前跟小老虎吵架他提到黑人历史的时候有偏见的理想化,在褒扬和同情一方的时候可以将另一方对立,诋毁对立。这个问题我们已经解决了,他并不是那么想(但给我的印象还是有一些)。但我今天想起来,我曾经看到黑人历史也很受鼓舞啊,也充满了理想化,我也应该继续了解,所以就未完成的马丁路德金的书拿起来看完了。
     
    看完写的这本63年民权运动的书了,写得很好啊。论证和修辞挺有说服力的,是总结实践和提出伟大理论指导的好书啊。结构:
    1. 理论分析现状4个难题;
    2. 63年革命展开,对抗Bull Conor,坚持非暴力的困难和必要性,展开程度 ;
    3. 回应质疑,如如何保证反抗不会失控,黑人实现不隔离后还会要求什么;
    4. 阶段性升级取得后下阶段的 宗旨
      • 补偿性政策
      • 与工会合作
      • 在革命后在政治选举上黑人的力量和优势
      • 给黑人平等对整个国家有益
    第一部分和第三部分分析得很清楚。尤其第三部分从一个修辞入手,将目前人们对黑人要求自由的诉求与奴隶制时代人们想当然认为黑人应该用钱赎自由做对比,反问难道自由和奴役不是反义词,只有终结一个才能开始另一个吗?疑问的人以为黑人可以像以前一样用多年储存的耐心来换购自由,但他们不知道部分的渐进的自由就像部分的存活一样不可能存在。(It is no more possible to be half free than to be half alive.) 渐进主意和拖延症不再背接受,当黑人在自动化时代面临即刻失业危险时。美国国家已拖延很久,不成改变的能力和财力早已具有,可随时将人应征入伍离妻弃子,黑人在军队中的不平等对待却直到二战才得到。
     
  • 小老虎的排练

    2013-09-16

    新的任务,收拾屋子,整理衣服,需要熨斗的来。
    现在不孤独了就少上网找安慰,抓紧时间看书,锻炼身体。
    看书的事情这个秋季度抓上去。

    昨日考试前后小虎哥陪伴。将考试草草结束后兑现自己和好前的设想,去看他的排练,和嘿。不只是因为他们把玩乐器看起来专业,雷即兴表演勇敢,绘画和B-box也精通,星宇还会那么多乐器,他们三个真是多才多艺的跨界高手。之后小虎哥又在朋友面前塑造了我管教厉害的形象,带我去鼓楼吃西餐了。这是离开上海以后第一次去咖啡馆吃饭。我真高兴我们又回来了。我实现了诺言更多了解了他的朋友。
  • 爸爸回家

    2013-09-04

    见了爸爸。趁妈上班的时候来家坐了下,然后去眉州东坡吃饭,走了几个街区,我也没有考虑好,他的衬衫都淋湿了。我说要不要回去换一件,他苦笑一下说哪有我的衣服。要是我妈有这些路又淋湿早开始给脸色不配合了。
     
    到了吃饭地他没有等叫号想偷巧坐下,让人家拦住了。还好很快轮到我们。他把湿的衬衫脱了,穿个跨栏背心,我觉得他的身材有点松跨了。他说几年前在和平门烤鸭店,不但坐下了 还赶上跟一个小伙子坐一个大桌,结果小伙可能是宴会落单的,餐厅让爸签字,顺便把他的账也结,就是这么潇洒。
     
    现在跟爸见面一般就叙叙旧。成伯伯和陈志安已经死了。
     
    吃完查了公交路线,他就坐公共汽车回湖北大厦了。据说这次来,田庸和小黄叔叔请他回来住,挣点钱,借给他房子还给他能挣钱的任务。
  • buyao shan boke

    2013-08-31

    Zhang Han
    11:53 PM (29 minutes ago)
     
    to me
     
     
     
     
    生日快乐啊,my beloved friends. 

    ---------- Forwarded message ----------
    From: Yvonne Zhao <quietstorm17@gmail.com>
    Date: 2009/4/26
    Subject: 2
    To: May '刚刚把这篇博客删掉了 
    留给你看一看

    没什么

     
    昨天去伊宁家,玩猫,吹管儿。管儿有萧有笛,哪一样都很难吹呢,连一声屁响可都要练很久哟。伊宁家的周老师却可以用笛子学猫学马学知了。我点播了摇滚乐之后,他认认真真地说,恩,可以,然后吹起一首极其欢快的民族乐。我purgo到乐死。随后,这对好人儿去忙事业了。
    想想跟伊宁一起打球八卦的日子,确实很久、很久以前了。
    那时候她向往的生活是什么样呢?要出国读博士?旅游?盖个透明顶的房子?开酒吧,打鼓?
    其实,就是现在这样:生活、奋斗。
    现在只不过在南京安下个据点。每日回家有个伴儿一起奋斗。奋斗的志气一样不一样?是不是独自就一定可以走得远一些华丽一些?咳。我这样的哪能知道。
     
    不敢想象自己居家的日子。可以想象小艾、Bell、老大幸福的生活。Jinn会晚一些,但跟伊宁一样,家庭在事业的基础上同样出色。妍很难说。May则一样想象不来……sorry ar, May. 不过你绝对更勇敢主动一些。
     
    另,周老师还会用电脑美化照片,把眼珠子光儿都弄亮了。搞出以下这么个东西,我便知学习绘图软件的重要性了… May你别计较……那些小人…就是生物吧……反正昨儿好多人给你过生日来着!
     
     
    接下来就是下午给你发的那副画了

     

    Zhang Han
    11:54 PM (29 minutes ago)
     
    to me
     
     
     
     
    还在打电话,没法好好给你发邮件...昨天看了跟你这些年的很多聊天记录,觉得有你真好

    ZHAO Yiwei <yzhao17@gmail.com>
    12:04 AM (21 minutes ago)
     
    to Zhang
    OMG! 看来真的不应该删博客,回头看看都很珍贵啊。
     
    刚才那么巧正好提到杨伊宁!因为她最近刚生了宝宝。 上次见她是我离开上海前,跟小老虎去了一趟南京,跟他说这个是原来聊得很投机的朋友,但是她结婚前后见过几次,她聊天的口吻变了,甚至特别明显不愿意回忆大学时候比较边缘化的形象——也是在生活压力下矫枉过正吧,强调搞好工作赚到钱有稳定社会地位的重要性——这个也不错啦,但是否定原来还是不应该。(八卦是她是樊达大学时候的喜欢对象哦)
     
    另外你看,我那时候的预言还是有点准确性的,现在咱俩在上面提到的这些人中最纠结的。
     
    有你也很好。
    看 我
     
     
     
    may shengri.JPG may shengri.JPG
    69K   View   Share   Download  

     

     
  • photographer

    2013-07-21

    The state of a draining youth is not forgotten at the end of the day when I stare awake into the darkness, and it does so to me, when my awareness got awaken by the ache of the sore shoulders; it is tripping away unnoticed, at my sunshine lit finger tips,like the drop of the sun, when I think no one is ever going to notice and wish people could hear the silent song that my fingers are dancing to.

    In your pictures.

  • 这是2011年2月,春寒料峭。3月到9月,我就在上面说到的那个花园办公楼里做那里唯一一个不得出差的研究员。很多同事喜欢出差,一是因为可以解除不同的采访对象,去建筑工地、化工厂、食品厂等,还有是因为每天的补助500块,如果节约点用,能省下不少。我除了麦当劳项目去内蒙跟大款谈过几次合作,一次外出都没有被安排到。在上海为一个汽车4s店管理软件的项目出门采访过,采访三个类型所有汽车品牌的所有4s店,项目经历让我假装成买车的走进法拉利门店,看看他们卖汽车时候用的是啥软件。

    虽然喜欢这个地方窗户里透进来的自然光,还有推开窗户随风进来的花香,但这个工作不能满足我时, 我也开始憧憬在一个循环着空调气的大办公楼里紧张的律师行工作。2011年十一假期前,这个花园办公楼租期即将届满,在公司人忙上忙下搬到新办公楼的时候,我提出了辞职。

    辞职提得非常匆忙,幸亏当时公司业务不忙,而人事部门的同事又比较体贴。没有提前一个月通知是违背商业习惯,我也是由于被新工作的老板逼得无奈。她发邮件说如果下周一不能来出差,聘用通知失效。

    2011年10月7日,我开始了第一份律师行工作。

    到岗第一天的任务是去福建三明出差,进行访谈,搜集资料,回来写尽职调查。

    尽职调查报告至今写了无数,格式最近几次才定下来,因为老板也是刚升合伙人不久,工作习惯还在琢磨当中。老板40岁,女, 爱人在大学任教,女儿胖胖的,家庭幸福美满, 基督徒,打电话的时候手插兜有点驼背,脸红红圆圆,偶尔一次穿着袜子的高跟鞋会翘上桌,乐于助人,善皮笑肉不笑。待我不薄。

    遇到新奇案子,客户分秒必争的利益跟我的好奇心建立起联系起来,我能感觉到他的紧张的时候我的兴奋才能被调动起来。尤其在我复习考试的时候,同事被炒鱿鱼,上市项目需要我出差,其他所有项目也需要我一个人负责,我是最忙也最兴奋。大多数时候,我还是赖怏怏的样子。

    从华盛顿实习开始的豆瓣说:

    2010年5月23日“字付大儿看,花生米与豆腐干同嚼,大有火腿滋味,此法一传,我无遗憾矣."——是想爸爸了

    2010年6月1日 "富士康深圳的工人,大多不会粤语。不听黑择明,听月黑风高的话,会不会加剧内心冲突? 叹息。"—想到那个在自杀论坛上条条给人解释每种自杀方式如何痛苦的人

    2010年6月6日 “is watching a father playing piano and singing, while his 2 daughters dancing randomly and beautifully.”——是在看到湖景的自习室,剑兰走了以后看着这对父女哭了。

    2010年6月7日 to be checked out today: China FDI in Africa (0.5) + Google Library Project class settlement + social calls. no more cooking.——是开始看关于非洲-中国关系的报告。

    2010年6月7日“haven't made mistakes for a long time; something has to be wrong...”——小橙回应:“You lost your confidence”

    2010年6月20日because we are actresses, we are capable of understanding everything, and living whatever life that is given.“——-不知道指什么

    2010年6月23日 a link to visual tour of Havana—是想念哈瓦那

    2010年7月 (转发了关于世界杯的一些东西)

    2010年7月11日 自从房东改为前美国大兵,两周内看的科幻动作暴力电影比4年看的都多。上个星期刚看完地球人摧毁外星人家园,这个星期看地球变外星人的放在狩猎场的兔子,世界观异常混乱。拍钢琴师家的白瘦窘脸男变身施瓦星格了。——是说跟大兵舍友的生活。后来跟他们每周看军事电影,听讲解。

    2010年7月12日买了一盒四个不同样的蛋糕,吃了一个,做午饭时一看,就剩两个了。回屋吃饭。吃完以后再一看,就剩一个了。我一想,得,最后这个我赶紧吃了吧。——是说有个特工舍友,对中国国民在场不舒服后来搬出去了,经常偷其他人吃的。

    2010年7月12日 分享了一 Salar de Uyuni的相册——是继续憧憬南美

    2010年7月13日 自从蛋糕大损失以后,舍不得买零食了,想吃,而不得,于是今天下午摊了三种口味的甜面饼。——是在没有工作期间开发食物的阶段

    2010年7月16日last episode of the "Who Stole My Cake" saga: I baked sugar cookies the portion enough for 4 persons for a week."——后来就用自制饼干喂胖子了

    2010年7月24日 没地练肌肉了——后来在地下地面做仰卧起坐俯卧撑,外面跑步

    2010年7月25日 恢复练习 狗拉我跑两mile——最悠闲的一段

    2010年8月4日 两个月来终于得到一个反馈 虽然奶酪屑小到牙缝都塞不住 但是放在嘴里也是有味道的 小老鼠丝毫没有被勾起跳起来的兴致 但是吃过以后 就有力气出溜到大麦田了—应该是收到UNDP-ABA project的反馈吧

    2010年8月5日 跟美国大兵去超市约会 年轻的心啊它小垫步儿了——2年后才知道“it’s a date 是不见不散的意思

    2010年8月8日钰使用dicunifier扩展mac词典 使用dicunifier转换stardic格式文件出现错误"no .ifo files existed in /Users/yiwei/...not a valid stardict format" 求解——是在学习西班牙语 装西班牙语词典

    2010年8月8日 mac leopard下加入西班牙语输入法后 中文输入无法正常使用 按;'[]\-=/键 分别出现ñ´+ç‘¡- 求解

    2010年8月11日 one of the most supported time in my life. For every inch that I have moved forward, I am blessed by friends who are learning, desiring, tru

    2010年8月12日 为什么媒体技术发达的今天 有更多机会高效完成高中化文字教育 外文教育反而"陷入浮光掠影"呢 我 就是孙长老说的假洋鬼子 学校没有学的 要自己慢慢补上 了解自己的语言文化

    2010年8月13日 "全新感受“: 连着几天练习 腹肌有小质变 感觉由于上身支撑强 负担小 跑步时候轻松很多——是在烟雨朦胧中绕湖跑了3miles

    2010年8月16日 纪念他们的勇气,无畏,和深切的爱。感谢他们给带给我们希望,让我们看第二天的黎明。——日本战败日正好是中国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日子,我庆祝战败日,台湾反共室友以为我是骄傲中国目前的经济成果,跟室友在Facebook上表明了对V Day的态度

    2010年8月19日 First Rothko; a religious experience.——偶然走入华盛顿国家美术馆的阁楼,看到了企慕已久的第一个Rothko, 没有在四季酒店体会到的想战胜资本主义的艺术,巧合在这里看到他为小教堂做的画,流泪,是一次宗教体验,美国真棒。

    2010年8月20日 如果有小女儿 让她参加空军 ——又去Air and Space Museum了吧。

    2010年8月20日 我老是受不了玩得好的男生有了女朋友 没有的时候谁都爱跟我玩 有女朋友了就不理我了 突然带个女生出现在面前一会尴尬二会嫉妒 这么糟糕的心态怎么改正

    2010年8月21日 我就骂 我怎么老也逃脱不了室友半夜把小情人带回来的命运 都30岁了 就没钱开个房么 10点活动结束 接到电话说有异常紧急的情况让我别回家 于是我很支持地跟地铁站晃悠了5个小时候 后来我一听原因。。这屋人都他妈有毛病。。——跟美国室友的矛盾因为我的憋闷 在我心里升级,后来实在受不了开始寻摸其他住处,遇见了清华老人(下话儿) 

    2010年8月22日 万株松树青山上 十里沙堤明月中—不知道指什么

    2010年8月31日 用imovie同步视频,期望:保留原文件音频,用多个视频替换原文件视频。 任务:多个视频之间加过度效果 问:1。分离原文件音/视频后,为音频加beat maker 按说明 此动作将自动分割相应视频。但是没有分割——生日什么都没做

    2010年9月1日 bi wo hai dixiao de zuzhi, ling ren fa zhi.———后来改了心态,看到榜样Jeremy

    2010年8月22日 读芥川的杭州 正回想起去上学途中第一次杭州之行 即读到嘉兴分享的关于李叔同的文章 又勾起与父亲在灵隐寺李叔同故居且行且谈的回忆等等 每每听到李的送别一词不禁黯然泪下 父亲两度送我远行 母亲行前密密缝 如今三人天各一方 茕茕孑立的何止是儿女

    2010年8月22日 几天来的经历 我今天第一次接受了我的文化 天啊。。。——读关于新疆的一片文章后写得

    2010年9月3日 放了腹肌照片以后三个男生都改了要求奋进的状态 我很欣慰——这段时间上校内比较频繁

    2010年9月3日 视频编辑成功。同时与另外两位同事一道表示对领导非常失望。

    2010年9月4日 对室友基本上从不准时出发的习惯表示遗憾,并对我同时忘记电话面试的行径表示谴责。

    2010年9月4日 "When you've got a Hammer, every problem looks like a nail" (about U.S. foreign policy) Professor John R. Deni, Uni Heidelberg

    2010年9月10日 把南侨和艾小可都取消关注了 上上豆瓣 净看见他俩各自跟家互相推荐 老跟家看电影 哪来那么多感想——这段时间上豆瓣也比较频繁

    2010年9月11日 今天办事尤其的顺利 因为命由己不由天 所以我考虑了一下 觉得是因为自己过去一年的教训 和最近的憋屈 和昨天和同事的比较 所以张口比较多 向服务人员发问比较彻底而已

    2010年9月11日 牛掰了 起义了——是指我对大声放音乐的室友提了意见。

    2010年9月11日 斗得了一个斗不了一窝——是说一个室友半夜4点起来用吸尘器打扫屋子。我只能练念佛打坐

    2010年9月12日 到这边最喜欢看military history channel今天的节目是讲珍珠港日军战斗机的 还有从军事技术方面讲伯罗奔尼撒战 还有个节目是用各种现代技术比较各种武术(还有忍者术和硬气功)的力量 以及狙击手调整身体适应设计情况的

    2010年9月15日 vodka cheese sauce做出酱豆腐味 真是赚阿

    2010年9月27日 先生又我评论了段祺瑞、吴佩孚⋯⋯愈加意气轩昂,双眼如炬,脸更像蝙蝠了。我亦有感于先生所论之处,问道为何先生有感于时事而不欲介入。先生语速飞快地回答了。但不巧地是我未能听懂。“请再说一遍行吗?”先生便生气似地再黄草纸上用大大的字写到:“老,老,老,老,老————芥川龙之介

    2010年10月4日 对于暗喻的动机做了有趣的探讨—废名的诗

    2010年10月8日 转 : 他动情地说:感谢党、感谢国家。没有他们,我绝无机会得这个奖。

    2010年10月8日 振奋振奋 雄起雄起 国人首次获奖 国势强劲众所瞩目——写了关于刘获奖的文

    2010年10月15日 大块不明过敏。 跳蚤灾后晒伤然后是毒草伤之后过敏, 一个多月了,没停过痒。了解慢性病病人是很难过的。——后室友说是Poison Ivy

    2010年10月20日 我在找什么啊。——回北京了吧。。

    2010年11月7日 两周内第二次回京 人事变迁 已经站在对这个地方厌恶的边缘——从咸阳姥姥葬礼回来

    2010年11月15日 4X200男团自由泳第二棒好型

    2010年11月18日 我!就是喜欢印度人,就是喜欢宝莱坞;我就是憧憬阿根廷人的马脸马头发!但是印度人和阿根廷男人老是有那么点猥琐让我时时有些矛盾呢。

    2010年11月19日 “快把抽风扇关了吧。把氧气都抽走了,你们该憋死了。”——回京见了磊三和思思

    2010年11月21日 我真想念我的北平啊。——对北京失望之极 走在地上看到丑陋的大楼流下眼泪

    2010年12月2日 柳暗花明又一村!自己把握机会啊。。别老他妈的睡过站。——应该是交通银行初试通过

    2010年12月7日 将就业歧视(尤其性别,身高,原始国籍)的相关国内外法条和案例编辑起来 邮件发给我妈看

    2010年12月14日最近跟我妈一起在学小鼹鼠笑 小鼹鼠的家要是被人类破坏了好可怜啊!

    2010年12月19日如果滚动扶手电梯的左边道设成“如果连续踩踏过5秒就陷下去” 会怎样呢

    2010年12月20日 要领养小狗啦~~~~只有三个月大。还没有见面。 是叫它白雪呢还是雪白(雪,北~~)还是foxy,还是common foxy?

    2010年12月26日 跟写的故事一样!——一个强颜欢笑默默为主人牺牲的泰迪熊的故事

    2010年12月30日 the hollywood of ugliness——是在说北京

    2011年1月2日 今天说服自己不以怨报怨 好样的——应该是针对孙长老

    2011年1月17日 其实你是个内向的能量低的人

    2011年1月18日 努力

    2011年11月19日 jiannannan有一个会伸脖儿得三脚架和潜水艇照相机!——是说她还在美国能去南美度假,羡慕

    2011年1月19日 "Certain tribes around the world just don’t make out. While 90 % of humans do kiss, 10 % have no idea what they’re missing"

    2011年1月19 Nanjing is so sad.——是一出地铁差点过站,看到地名想到鸡鸣寺玄武湖一带

    2011年2月14日 6个月以来终于谈到正式工作的问题了——看来开始试用期了

    2011年2月15日 我妈妈告诉我 我二姨的优点是细心仔细

    2011年2月25日 “初回家,居在山上,听到隔壁的妇女用不干不净的闽南语骂小孩,北方人听不懂,我却听得懂,无以快哉。在电影院,坐下,听到隔壁的女郎说起乡音,如回故乡,无以快哉。”——应该是林语堂

    2011年2月25日 “大约有半个世纪了,我一直没有回到故乡,但家乡一草一木,低首缅想,历历如在目前。有时在梦中游故里,依然看见门前那清澈的溪流,映出自己儿时的形象。”

    2011年2月28日 变化太多 闪念太快 不如及早拥抱——是说对自由的友情 不注意会怠慢

    2011年3月20日 坚持,之后就是曲折而自由的独自小径

    2011年3月24日 万能的豆瓣 请告诉我 上海哪里有 能看上好电影的电影? 跟北京电影资料馆似的

    2011年3月28日 眼前的机会不是机会。。

    2011年4月2日 推荐了启明书社送冬衣活动——结果忘了带冬衣到了现场

    2011年4月9日 读了Good to Great 第一次商业读书会

    2011年4月27日 29号看弗里茨·朗<大都会>放映 或百老汇<永恒的探戈> 有谁去吗

    2011年4月28日 ( 上海之春国际音乐节参选项目百老汇经典音乐舞蹈《永恒的探戈》——后来跟网上喜欢上的胡子去的好像是这个

    2011年5月3日 买到烧不烂的豆角就像买了等到结尾情节也没变得有趣的电影碟

    2011年5月4日 这次不是Black Hawk Down, 这次是Geronimo EKIA.,应当跑3唛致敬一下。从被诟病缺少国际事务经验到选择了成功的军事行动策略,加上举重若轻地在晚会上播放自己的“出生视频”,并评价这个愚蠢的质疑让使他从更重要的事情上分心,闪耀!——Bin Laden’s dead.

    2011年5月5日 天亮的时候躺得腰酸背痛腿发胀 就起来出去跑步了 原来翠湖并没有天,地和翠湖 只有一个浅浅的小水塘 不能跟汽车赛跑 就只能爬楼梯加速 回来的路上也被施工的粉尘呛得咳嗽 不过 没关系

    2011年5月5日 Yes! 与大兵舍友3个月后 对保守党/自由党,国家安全和国家秘密 ,水刑合法性的看法都发生了变化。正如大兵评价作战计划优劣所说 只要高尚 照应战友 就可以

    2011年5月6日 不能在地铁转圈的时候 就用指头跳探戈

    2011年5月6日 um...看来Cc确实需要技巧..

    2011年5月7日 在南京的最后炼狱两周. 睡很少 论文 麦当劳改大文件 离婚的问题全都在面前

    2011年5月9日 为什么每次到南京手机都出问题 第一个NokiaN70刚用一个月多 又买了一个

    2011年5月9日 3月末丢手机 4月初买手机 4月中被偷手机 4月中买手机 5月初手机坏了

     ——当时心事太多 银行卡忘在南京大学门口ATM出现不下3次

    2011年6月3日 最厌恶上海思南公馆这样的地方。

    2011年6月3日 Yet, to end today with a pleasant note: wo de yanjing bu zai zhuisui ni suo buhuo de guang le . = )

    2011年6月3日 此周:问车问证问援助预习

    2011年6月3日 "去年5月,美国男子特拉普(Jonathan Trappe)仿效《飞屋环游记》情节,用氦气球绑在办公椅上,从英国肯特郡一小镇升空,成功横越英伦海峡,在法国北部一处农田登陆,成为第一个以这种方式“过海”的人。 原文转发(2227)|原文评论(443)"

    2011年6月3日 Wenders-Pina-3D...

    2011年6月7日 上海国际电影节,18号《大都会》谁去? 其他的谁去?

    2011年6月7日 三楼的活动场所有图书馆、展示厅、会议室、信息苑、亲子活动室、机器人活动室、数码钢琴房等。" --机器人活动室?

    2011年6月7日 夏俊峰终审被判死刑。

    2011年6月7日 还非得统一“拒绝平庸”,不拒绝这作文还没法写了。——高考作文

    2011年6月7日 北京出彩虹了。——我没看到

    2011年6月8日 写了一篇日记—基督徒室友借我书的摘抄 意思说追求当下

    2011年6月11日 雷雨.

    2011年6月12日 最近做梦很多。梦到发小,嘉兴,美国认识的动画台南,@贝加尔海,等等。是不是因为使用了记忆枕的缘故呢?

    2011年6月12日 买了记忆枕助我考试,果然头午睡的时候梦见老师说:“旷课超过360小时就剥夺你考试资格!”记忆枕好好用哦。

    2011年6月13日 Beatles in me ON MONDAY! ——上班太沉闷了 穿披头士衣服走30分钟上班稍微觉得生活被点亮一点

    2011年6月13日 转扶桑,我猛抬头,见天上星,星共斗、斗和辰,它是渺渺茫茫、恍恍忽忽、密密匝匝,直冲霄汉减去了辉煌.一轮明月朝西坠,我听也听不见,在那花鼓谯楼上,梆儿听不见敲,钟儿听不见撞,锣儿听不见筛,这个铃儿听不见晃,那些值更的人儿他沉睡如雷,梦入了黄粱。——京韵大鼓 丑末寅初

    2011年6月17日 西班牙语日 真希望能说着西班牙语去啊——已经放弃一点昔日梦想了

    2011年6月17日 明天上一天课 然后奖励自己一个《大都会》 = ) 晚安

    2011年6月19日  伟大的默片时代奏响的安魂曲。

    2011年6月19日 晚安,城市地下的大机器,散场后一个个撑伞的落寞身影, 24小时还书亭, 午夜高歌的双层观光巴士。 晚安,北京。

    ---------------------------------------------------

    ——>结尾的故事是这样,即使我是咨询公司闲散的研究员,给了自己一个又一个的奖励,还费劲巴拉地去上课,到头来仍没有通过司法考试。

    第二年喝了更多咖啡,花了更多钱,也没通过。

  • 2008年研究生一年级有了自己的选择和意识起,我的新年便不从日历开封时开始,而是从确定新旅程目的地时起算,地理上、心理上或者意志上的。

    这次新年的开始恰巧在两年前的农历新年之后。一晃,距离真的13岁已经两年了。

    2010年2月,我从华盛顿回到北京,继续在Excel表格上记录投递简历的单位。文件夹里有几个样式的简历,一个给国际组织或公益组织,一个给律师事务所,一个给商业组织的(包括银行保险咨询房地产公司什么的)。最后一个无心也自然无力,申请基本没什么结果,去面试过两个银行,其中一个面试的场面跟在银行窗口排队交钱一模一样,看了就打不起精神,面试官问我:你是身体不太好么。文件夹里还有另外一个Excel,记录了美国时剑兰给我做中国业务的律所,当时我们基本把上面55个律所的网站全都看了,给相关合伙人写了应聘书。我的申请均石沉大海。

    2月中,咸阳回来,我申请上海一个咨询的信件有了回应。联系人的名字我恰巧前几天在中美中心邮件看到过,邀请大家参加他组织的读书会。Frank Tsai。我跟他确定了第二天就去上海面试,他说好,“如果愿意还可以旁听我们之后的读书会。”

    忘了是当时对北京失望且痛心之极还是什么的,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咨询公司的实习职位能让我当时那么动心,以至于挂了Frank Tsai的电话立即买了第二天去南京的车票(从南京转到上海)。当时已有了必胜的决心,所以整理了逗留上海一月的必备物资,而面试结果和住处此时仍毫无端倪。

    到站我3年前逃离的南京,离约好的面试时间还有2个小时为快,我尝试不出站偷偷遛上开往上海的火车,未遂,还好及时买到了车票。第一次做动车(还没有高铁),厕所真干净,在厕所里换了正式服装,踌躇满志。

    在一个温暖的冬日,我第一次到了约见的花园饭店:一个半封闭的花园里有一栋象牙白的酒店建筑,空气中充满着夏日清新的花香,还有资本主义慵懒又明快的气息。 夏天的时候,在这个花园内一栋小办公楼里,推开窗户,能看到郁郁葱葱的树丛后若隐若现的国泰影院,还有远处其他的法式建筑,并且听不到旁边那条淮海中路上繁忙的车鸣声。当天我还不知道春天这里能看到桃花的艳丽。来早些能看到一树玉兰正在庭前。

    Frank发来短信说他已换到读书会要见面的地方,让我赶到。

    面试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我的口语不好,面试题也做得一般。之后我加入了他的读书会讨论,是一本新闻记者写新疆及中国民族政策的书。讨论了新疆人在上海生活环境、汉人在学校和处理社会冲突时的民族政策,我引用喇嘛关于汉人不能通过基础建设买通藏族拖鞋宗教追求的话发了言。讨论后,Frank告诉我他同意我第二天开始实习,上班地点就在花园饭店,欢迎我跟读书会的人散会后去吃饭。

    晚上,我拖着箱子,穿过一片破败的民居,来到江边的一处青年旅社。 夜色黑,我没有注意江水是什么样,没意识到——也无暇顾及——我长达两年的上海生活开拍的地方就是电影中的苏州河畔。之后我多少次经过这里,跟南京大学的北京老乡,袁奕介绍的葬礼摄影师,骑车的大脚。小老虎认识我也是在苏州河沿岸。

    青年旅社里都是一身骚味的年轻人。上下铺4或16人一屋,没有桌子。 我在这里做过饭。一天起来,我丢了一副耳机和一只手表,但兜里多了一枚马里奥游戏币。

    一个月后我开始领试用期工资,也有钱住进了淡水路公寓。

    随后的一切证明,Frank Tsai是拉开我在上海生活序幕的人。他邀请我参加聚会,介绍我用智能手机,展现快速精读的习惯,手把手教我做市场分析,教我很多生活道理。工作场上,我笨又不爱说话,没什么人格,Frank开始一直看不上我,直到后来他鼓励我上一个约会网站看到我工作外的人格,才熟悉起来,对我几乎可以无话不谈。我所留恋的上海的一切几乎都是他介绍给我的,法租界、爵士乐、时间旅行、读书会。通过读书会,我两年内精度了许多国际关系、政治、历史的书,对理论(现代化、民族主义)是浅尝辄止,但练习到的分析和思考方法以后都能用上。

    读书会中有几个人陆续离开了上海,面试当天第一个认识的Andrew和读书会里的Shiwei结婚了,婚礼将在今年3月在和平饭店举行。我最喜欢而几乎没说过话的Duncan在思南路深夜出租车旁跟我们道别,那晚我在几个读书会活跃成员中间,几乎以为自己是一个知识分子了。几次我犹豫要离开上海的时候,都是因为在“留下原因”的单子上怎么也划不掉它才又停了一段。现在,我有了自己的法律重心,还组织了一个小小的法律读书会,这个国际关系读书会对我慢慢不那么重要了,但即使现在这个法律工作,也是Frank当初鼓励我追寻的。

    Frank现在除了在读书会上已与我鲜有联系,我们疏远事因为一次他在陌生人面前提到我们结识历史中令我难堪的事,但他觉得那是亲密而不愿道歉。

    两年过去了,读书会越来越红火了。

  • 2011-04-04

    在上海 如果不去读书会 就马上要脱水 不但如此 细胞还由于置身于浓度极高的环境中 被漫空飘舞的钱的符号渗透  变成丑陋的咸鱼干。(驱使关于工作待遇、社交效益的对话,不是欲望,是要与周围的浓度保持一致的、机械的生理机制)

    此时此刻,我为了每日交通、食物、愉悦心情所需的消费而烦恼,为时常半夜醒来面对的茫然而疑惑,为没有地方运动消散杂念而抱怨,为自己不敢改变的集体生活方式而生闷气,为了无法完成个人主义最大的任务而犯愁。

    我与闹中取静的淡水路361号格格不入。我搬出青年公寓,却仍然在寄居。

  • h

    2010-11-12

    历时一个月,当初通过网友散播出去的消息,终于得到一位记者的回复,说希望促成缓解四川西藏地区的饮水问题。可惜我也离开那个组织,也知道那个组织能力很有限,如今只能把消息转发给该组织,希望他们能靠愿力促成善举吧。也可以尝试联系国内相关项目。
    当时因为组织唯一项目受资金限制,举步维艰,所以瞒着主管四处寻找其他合作途径。联系募捐时,深觉得希望自己成为电话另一头的人。也深知道国际援助在其他发展中国家,和中国这样 GDP总量高,政府职能完备的发展中国家之区别。
    当时让我又爱又恨的Jeremy同事已经随peace corp去纳米比亚了,离开了不足够赏识他的机构,实现了自己的南撒哈拉沙漠之梦。他是个喜欢王力宏的华裔,布朗的国际关系毕业,跟Amnesty International等组织在中国西部,泰国缅甸等地参加过民主和民生的活动。海地地震以后为了帮助海地人拎着大包小包就跑到国际行动狭小的办公室了。这次在非政府机构实习的经历,我最大的感受就是非盈利组织人如果没有非常的热情,是极难做好的。那时候每天都在Google Buzz上面抱怨组织运行如何低效,是因为它没有效益驱动,没有供养的管理层运行,没有董事会计划,最大的动力就是成员的善愿。我每次烦透了就提醒自己,多打几个电话,多修改几次企划书,感动别人,就能让一个农村小孩喝上我们平日喝的水,(那些在民主机构的人,没准就能能让人重获自由)。 Jeremy就是在那个小小组织里唯一靠善愿不断主动前进扩展的人。除了固有的氯净化水项目外,还主动联系捐赠蚊帐文具药片等等一切能帮助人的物品。 但是他在办公室跟我说话太凶了,虽然后来有一次私下吃饭显露温柔一面,让我觉得说港台腔的liberal男“so hot(请念作“搜哈"), 后来还是没联系了。 

    跟他还去过一次best seller “Three Cups of  Tea"作者讲演,除去他由登山道转入阿富汗农村及第二日闪电结婚的传奇经历,我觉得他的经历也不是特别由普世意义,因为他的项目相比较其他能获得资金上的大量支持政府和军官的支持,具有规模,一定是因为阿富汗事业的军事和外交意义。否则就美国的帝国主义思想和民众的对阿富汗的认识(从室友言论和911爱国主义大辩论可见一斑),一定不能从民间搜集足够资金。虽然很多捐款的项目都证明只要有恒心爱心就能促成善举。但是一次性的捐款跟基金和非盈利机构的长期运作又不同,不需要项目选择上的但是这位在阿富汗建学校的美国退伍军人的经历,让我更加相信没有社会责任(CSR),只有资本家在社会责上的利益实现。看问题越来越倾向现实主义的方法了。 
    再来记一笔:我想国际关系的方法是什么呢,分析时政新闻怎么保障已知信息最全面呢?后来Jeremy说他到了很多地方看了当地的情况就趋近真相了。回国后,信息结构和可用机会都发生很大变化,不知道是因为这个时间段被夹裹在应届生大潮忘了愿望,还是因为国内渠道少,那时候的求职目标和机会都不见了。潘帕斯之梦不知道要存到什么时候了。 
    高中同学要去秘鲁弄产业。 自荐,结果人家说你都看什么报告啊 发给我看看吧 邮箱是xxx 哼不带我去马丘比丘 谁理你啊 
    没有联系的陈晨在知道我回国后突然留言说正在严肃策划南美一行。 我不喜欢这种没有良心的人。
  • 回北京不到一周,又赶到咸阳温暖的家。想象它会变得跟追悼室的大理石地面一样冰冷。满装的心酸,每碰到屋角熟悉的物件就流淌出来。然后,当我们8个人在空荡荡的大厅自顾自地念悼词的时候,十几位人犹如光明天使,带着笑容和鲜花涌进来,他们祈祷,颂歌,说陈老姊妹是要去到光亮的地方,安息在主怀,永恒的、荣美的家乡。两位姐姐在经过众人的时候把我来近,说耶稣爱你。没有丈夫的地位和荣耀,做为一位家庭妇女,她有主的兄弟姐妹来送行。我感到无限的关爱。

    一周后,回到北京,已经是被遗弃的孩子。

    放弃在美国的机会,就是为了咸阳,还有北京的家,这机会放弃的值不值得,要我自己来证明。但是我也跟事中的人一样,经历着持久的争论。我已经放弃自己原定的角色, 学着利用自己的感情。小宝提示得是,如果不能做到大家都快乐,次好的选择就是各自快乐。但是谁知道什么时候才该放弃追求最好的志愿。

    这些事只讲给剑兰听,别人不能信任或者不能理解。曾经因为一个人讲经历过,安慰理解,便信任他,结果这一天的友谊的辩伪让人反胃。我想自己心情上的纠结都不能跟剑兰身心面临的困境相比。她天生是块石头,越磨砺越坚硬。我是蒲草。以前跟人说自己的名字好惨哦,又弱又飘零,寒江秋风的。跟剑兰一同经历克服了那些困难,才明白,这名字终究是说要凌波。

  • 古言云

    2010-11-11

     从书架上抽出小书,惊喜地发现久寻不见的大额支票正被夹在其中!原来当时将支票混杂于其他文稿中,立在书架上;难怪在平常存放重要文件的地方怎么都找不到。把书随意插在架上,不想竟把2000多美元夹出来了。

    古言云“书中自有黄金屋”,果不我欺!

  • 实归实惠否

    2010-10-09

    如果奖可以发给奥巴马,它可以发给任何表达良好远景而尚无采取行动的人。颁给奥巴马的实际作用是在舆论上预防了奥巴马增派部队到阿富汗的可能。颁给此次获奖人的作用,在舆论上却不能停止获奖人继续被监禁的厄运。

    从历史上看, 该奖两次与国家为敌种种对国家政策无任何影响。从个别事件看, 欧洲议会对胡某声援并颁萨罗夫奖暗示也丝毫不被采纳。此番组委会面对外交压力,并无动容,大概主要因为不存在什么特别值得关照的外交关系可以影响。挪威并非国际政治活跃成员,在国际政治舞台上不太可能有令人瞩目的动作。在经济依存上,两国双边贸易数量甚微,2003年仅有不到20亿美元。[相比之下,中非同年贸易有200亿,至08年过千亿也不过占中国外贸总额四成。]所以双方虽然横眉,无所谓冷对,也就颁颁无妨。

    既然奖可以搬得随便,此次是否名质实归;既然奖没有实惠,为何那么多人在欢庆。

    有人问他是否配得上这个奖:他的行动无非是写了一分空泛遥远的提议,召集同样理想主义的一些群众签名。对获奖资格的评价无非两层方面,一者他的行为是否符合该奖的立意和标准,二者他与其他提名者相比是否出众。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看奖项评选的标准。诺奖的颁奖标准很简单,即表彰推进和平协商和人。权。运动

    有人说作为一个知识分子,煽.动民众追求现阶段不可能实现的目标,欲图大乱大治,而破坏渐进改革的实现,不聪明。

    但是,这个奖从来不是给聪明人的。聪明人拿的是物理学奖。

    他是一个利益代言者,ren权活动者,社会倡导者。他不是聪明的政治学者,否则他仍在书房做比较调查。他不须(也不会)有缜密的政治计划。他只要勇于代表弱势群体的利益。至于代表什么利益,与其他团体,与社会整体的利益如何平衡,那不是他的要解决的任务,而是政府实施民意,协调民意的职责。他有他的角色。

    此次同被提名的还有韩寒。我原以为社会对韩的褒奖言过其实,他面对社会问题没有深刻理论,无非是嬉笑怒骂打靶稻草人。但我日后逐渐明白,他的角色是一个公众人物,专栏作家,新闻评论者,他的任务即是写出透彻有说服力的文章,表达自己和其他社会群体(尤其是弱势群体)的立场,并且让更多的人有兴趣知道发生在主流媒体覆盖范围之外的故事。在这个方面,他令人佩服。

    另一方面,韩寒和其他候选人为何落选,也不难定夺。如果看看其他候选人的事迹就会其中也不乏民运人士,然而谁付出的代价也没有liu的那样昂贵。他经历过那年的事件,没有离弃祖国,明知危险而毅然决然,将自己十载自由投入铁窗后面换来一次为民发言的机会,是决大的无私与无畏。去年冬天在乔治敦参加一个法学会议。人quan组一位运动名士说,虽然政治资源贫乏,我凭借我的音乐,诗歌和博客传播我的信念。 我想若如此,中国任何一个fan墙shang推的同学都可以做名士了。 我问他若最基本表达渠道不在,人quan运dong安附?他说,祝好运。面对强民主国家于百倍的失望和压力,表达出被压抑的诉求,是出众之处。这样的人虽然在南美和非洲都有,但liu活动的地方是世界上最大的du国。螳臂当车,车愈大而螳愈勇。难怪有人笑言,他热泪盈眶地说,感谢国家,感谢党,否则自己决不能有今天的成就。

    又有人言,勇气可嘉,但事未成而人先陷入监牢是否值得赞扬?许多min运领袖不但在逆境中表达自己,更成功领导了人们走上了朝向胜利的路。 而liu自己倒在了牺牲的路上。

    这必死的决心和勇气是否值得褒奖?对于死谏者(或牺牲重大的谏言者)是无畏还是无用各人意见不一,但一点是肯定的,若无勇士们一次次立扑,便没有没有动力前进zheng治改革前进哪怕最小的一步。 

    这奖是相衬、值得的。

    因为奖不是颁给一个人,是对那些签名的,和许多其他在狱中的人的肯定。也是给那些北京南站经年排队上fang而不得回音,和千万个每天在这里欲畅谈而必须择言的人的支持。

     

  • 次年冬

    2010-10-07

    冬天竟然转眼又到了。

    是剑兰和小宝帮我作出了这个决定。短短时间驾过思绪和情感的大波浪,能感到豁然开朗,我觉得万般感激。但我不想把这些事后的情绪用语言说出来,因为我想她们贴心正因为一样是在外的女儿,此番如同自己做了次选择,其中况味,了然于心。

    每一步选择都有同道的人在旁,同往或者送别,是多么幸运。这过去的48小时我还来不及体味。而又突然发现,万圣节将近,寒冬将近,圣诞节前的订票季将近,落在大弼家最绝望的春天将近,过去的一年的每时每刻和冰封在下的意义,随着时间的暖焐,慢慢浮上冰面。

    如果今年的日子写去年的进行时,该是多么有意思。

  • 次年秋

    2010-10-06

    我不前瞻 也不后顾 我不知身处何地之时 便向上看 

    我要把双臂张开 把自己完完全全地交给你 把一颗心袒露给你 让未知如同星云从天际涌来 

    把我拥抱在怀

     

  • 2010-07-20

    2010-07-20

    最近跟储爷交流了两句,方才意识到原来赵鹏远跟我交流还真是压抑啊。孙长老说的好,多为他人着想,发慈悲心。

    今天带小狗们出去大探险,回来Jericho累得倒在地上要死了一样,但是一有精神起来便步步不离我。想念我的小狗,看他们在云朵似的的嫩苍耳丛里跳来跳去。在别人家照顾别人的小狗,弄得跟英子家的宋妈儿一样。

    今天又确定了下一步的时间,多么让人兴奋。而又担心着远方没有期盼的亲人。

    Soy de Wangjing Garden, pero ahora vivo en calle Raintree. 今天新学的= )Hasta luego.

  • 痛苦的葡萄

    2010-07-19

     

    “不畏艰险,不怕牺牲,前仆后继,浴血奋战, 为中国革命的胜利啊,做出了重要贡献“--主席为革命者献新年贺词。

    感谢梅之前推荐。

    《上访》是贾樟柯在电影学院的对门赵亮96年开始拍的一部纪录片。被邀请戛纳特别单元展映,几项欧洲奖。

    第一部分众生相,开头和末尾57:51”是印象最深刻的镜头。开头,路旁立者一位大爷,几年后他重访“信访村儿”,看到满地废墟、潘大妈的一锅不知何物得煮食,以及潘大妈的泰然,不禁满脸困惑和恐惧。末尾是大年三十儿,远处是烟花齐放,近处是上访者满脸茫然,刚刚经历过一波又一波无果的上访,电视里传出主席对革命者的感谢:“不畏艰险,不怕牺牲,前仆后继,浴血奋战, 为中国革命的胜利啊,做出了重要贡献!“ 中央电视台为这”普天同庆的日子”高唱赞歌的同时,镜头拉近到看电视的人,再转到那台扭曲的电视,便出现一个魔幻现实主义的画面。

    第二部分展开了一条主线索。10年间一对母女从相依为命。一开始记录者就问母亲,你这样会不会耽误女儿?如果你放弃了(在京上访),她就可以回家上学?” --“她跟我一起看见他爸爸死的”。后来小女孩长大成人、恋爱、不得不偷偷离开母亲追求自己的生活。她会不会再回来?期间穿插着人民代表大会期间人们孤注一掷的高潮与最终识破谎言的绝望。信访的人谈着”民主“和”专政“, 识破信访制度的谎言,如最初的创造理论的革命家一样。

    第三部分是信访村被拆新南站修建期间,各个人物的生存空间被再次挤压后的状况。不禁感叹原来自己曾经过往一次的华丽车站,我们的国家,原来真是血肉之躯铸成。现在住在桥洞的张大哥说这还不如那会儿蹲监狱,监狱还亮堂一点儿;改写国歌的袁奶奶不愿意跟操北京口音的儿子回老家,因为回家后“也没有人愿意听我的,在这里还有很多一样的人,大家都想给国家提个建议。” 原来上访者的邻居韩老板,在新一轮的拆迁中,也变为新一代的上访者了。

    完整版第二条线索还拍下了地方信访局长的”政治阴谋“: 让小娟等信访人的儿女作自己的干女儿干儿子,把不存在的善举的书里,后来被评为¿感动中国?的人物了。

    痛苦的酸葡萄要长成愤怒的葡萄,被挤压的时候贲发浓烈刺鼻的汁水,溅得人满身都是。

  • the new parablas I JUST learned from my new language exchange!AFORTUNADAMENTE!

  • 肛肠科

    2010-07-01

    在新城市的第一天落脚,找房子,起早,从地区的西南到东北。因为房东各位要中午才得空,我便在校园里晃荡一圈。时值假期,校园里鲜有人走动。我找到一个露天长椅上躺下,睡着了。南柯一梦醒来才发觉置身熟悉的校园,但我已经不再是学生。这种自己在演变但是还滞留在同样的培养皿的不和谐让人恐慌。

    第一位房东是愤世嫉俗的主儿。见她面相就知道不会租她的房。人家也省事,听说我要短租,连家门还没领到,就车一拐弯说“我只租长期你不用看了”。良心倒还是有的,开车过两条街把我送到下一个房东处,我迭忙道谢,她也痛快道“好了你快下去吧。”

    第二个房东木头小房散发着酸腐的味道。房主不愿载我到下个站,我只好等公共汽车,可惜一个小时后仍不见车影,只好徒步向前。高速路坦荡荡,放眼望去没有人烟,旁边是一栋栋安静漂亮的住宅。不知道里面的人家现在喝什么茶看什么书?想起在蓝田裂开的田埂边从一村走到一村,一样是毒日当头,口渴难耐。 恣意妄想,还想到小时候搬家父母的艰辛。。。骂你个豹崽子,你想这么些个东西干什妈? 你有蓝田孩子爬山上学可怜吗? 

    唯独怀念中国的公交系统是真的。站在十字路口环顾,旁边只有维修厂,加油站,汽车旅馆(我丫竟然带着我妈住过这种地方!扇死你丫的) 像《狂野的心》里面女主角流浪被欺负的地儿。 加上路边一个黑人疯子四处招惹,吓得我赶紧提前给下一个房东打电话。巧在她正好经过。

    大妈心肠很好,只是房子旧,加上房客是本科小孩,不然就留下来做她女儿了。

    所以我现在在一直避免的女强人家安顿了。 我想我一直避免是因为人家总是言传身教下提醒我自己太懒了。每天都被问明天要不要出去面试的生活不容易捱过。 另外还因为她是社会上的人,社交场合的念头让我肚子疼。

    我就想如果把担心告诉剑兰,她一定说“你怕什么?!”因为她总是“想都不想”一路向前。不就添着脸说点糊弄人的话么,不就是看上去不那么文静么,跟男的面前装的老道一点?你丫不是老标榜自己是奔放豹么? 把你内点闷骚抖起来!

    晚上有个国内学校的面试 比较简单 也给自己后退多了条路 多了个借口 摇摆的时候只能反复念孙长老教给自己的箴言:只有难做的事才值得做

    别想 有路就拱 直吃 直拉 直走

  • 终有要出发了。 

    越来越没有信心了。

  • 棉花糖

    2010-06-26

    今天是在这个城市笑得最多的一天。把沉闷的比赛当轻喜剧看啦,买粘钩儿送人啦,学网络红人啦,进了俩球才知道加错油啦。。。我会想念剑兰的。即时她看上去好像不用人挂念。

    和人处久就会暴露出依赖和幼稚的性格。小时候跟爸妈在四川逛了很久因为他们自顾自而哭一条街。后来我得到一只棉花糖就好了。阿德勒说现在性格应付不及的一切都是因为童年应当有得到的认识没有得到。我添着一张侏儒的脸想要一只棉花糖;那,就让她得到一只棉花糖吧!

     

    穿越拥抱啦。

    在casa de lara每次一低头儿吃饭比赛就进球儿。为智利欢呼!后被人白眼了。纳了闷儿了,南美的大叔怎么能不为南美的兄弟而高兴呢。为智利欢呼第二次!以后才发现原来穿蓝衣服胜利狂奔的不是智利,是España啊。。。(西班牙国旗上明明一快蓝都没有嘛。。)

  • 刚才穿梅里达(Merida, Yucatan, Mexico)的衫去锻炼,zumba课上,前面的白人小姑娘一回身,看见她的衣服上印着坎昆(Cancun, Yucatan, Mexico). 想上去拥抱她说话,跟见到老乡一样。 我确实爱它像家,它的土地那么温暖,接受我就像接收阳光。

    刚从南边回来那会儿,每去快餐店见到棕皮肤有口音的服务员,都要给他们瞧瞧我书包上的鹰蛇徽章,问他们是哪的,再不忘用最熟悉的一句西班牙语说:“再来杯热水,谢谢。”。有一次一位阿姨高兴地把我介绍给同事,还多给了我三块小饼干。

    这节zumba课上想了很多, 有一瞬间在别人都扭扭的时候我定住了。首先想到的是,南美人跳舞真快乐啊,但是我没有胸和屁股可以抖抖抖。其次,这是我的最后一节zumba课了,这个体育馆我最多还可以来3次;它见证了我muscle woman初养成的全部经过!再次,以后锻炼不知要怎么进行了。继转租人反悔不租我房子之后, 我得到通知说华府城中地段的唯一价格能接受的房子已被租出,我想绕着the mall一线如朝圣般跑步的愿望在现阶段破灭了。 并且由于缺少房租收入,下个月本来想报的西班牙语班也不去了。

    前日跟孙(孙长老?)聊到缺点,必然地提及做事计划不周全。随着自己一次次survive最后一秒的紧急情况,这个毛病好像发展了抗体,愈加坚固,变成慢性,不可避免;因为知道自己终会“化险为夷”,之前计划反而不能尽心尽力,尽善尽美。这次租房的事没有安排开,心里烦躁了一下,但是没关系,前路的毕竟更重要,不能因为金钱的损失而丧气、滞留。这是豁达还是慢性病在发作??我FEICHANG想摆脱这个毛病。

    说件好事吧。我问孙长老,在阿根廷是大街小巷都有人踢球吗?他说是的,逛街都带着球。

    今天我跑步的时候听的专辑叫Fussball ist unser Leben,其中还有德国队在阿根廷世界杯时候的加油歌。在傻呆呆的跑步机上跑就要以为自己在潘帕斯大草原上快乐的奔驰,还要摇摆右手的食指!!!德语+阿根廷。pure perfection. 再南边我总有一天要去的。 

  • 父亲节

    2010-06-20

    今天是父亲节。

    我给爸爸打了个电话。发了个电子贺卡。是在百般挣扎后。 因为妈妈提醒我说,他跟小孩一样对谁先表态谁付出更多还有在意。

    母亲节的时候,我在准备妈妈的机票住宿。这是长大第一次为妈妈张罗事情。结果很失败。我妈这么大岁数了,加上脚受伤,我丫楞是拉着她跟着我玩“在路上”,住所没有安排好,到哪哪儿都是现找。

    一路上有时候妈真是要把我逼疯了。一会要向这走,一会想去那边,我一定要带她看的航空航天博物馆和画馆她倒没心情看了。吵着要吃肉吃薯条补充体力,过后又满世界找中餐说再也受不了这种高热量了。

    另外,还因为她会跟我翻来覆去讲家里的事,带着谁都不愿见的满面愁容。这些事,我以为她看不透彻,有时候“交叉询问”下来,甚至发现了她杜撰,主观联系的情节。第一次听她讲起来的那一天,大概是我长这么大以来来最重要的一天。我一个人从东边回到住地,一路哭了几天,想尽了基督山伯爵一样复仇的种种,后来不敢自己睡,找到子琳,她帮我弄明白所有事:我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不能改变事中人之间发生的事;我是他们的女儿。随后两天,学会接收既成的事实,装傻,咽下情绪,要自己不断创造新的好玩的事,因为他们不像年轻的人,没有新玩具可买,没健身可去,摆脱不掉跟吴新雨说的一样:回到家各种犀利各种好玩。

    妈妈回国后我跟她经常联系,她每次都提醒我要跟飞机上偶遇的帅哥联系,还说想吃这边的苹果。说回程飞机上旁边的人时不时掏出一点零食,掏出香蕉的时候问她吃不吃。她说:“不吃, 我不爱吃香蕉。。。。你有苹果么?”    她在网上说想我,是我懂事以来第一次。

  • 技艺

    2010-06-18

    Das Leben der Anderen (窃听风暴) 是一好电部影。 在同题材电影里,它很简洁。所有镜头都是围绕一个动机,没有无关的场面。从剪辑花絮也看出, 如果一个情节是在已勾画出来的人物外形上再添加就会被删掉。或许因为这个动机本身已经非常有力:艺术的力量。

    故事发生在柏林墙被拆掉的前夕。

    东德的秘密警察Stasi的口号是:“我们知道一切。”: 用蒸汽拆信,窃听, 跟踪,触角遍布,无孔不入。只有Statsi本身和少数高层官员等“社会主义忠实信徒”免于被怀疑。但即使有这身份认证仍需不断努力爬高,以避免被人踩下去,被抓把柄,审讯,监禁,直到你供出个谁。据说被审查监禁过的作家10年内会很少说话,更不提创造什么反动作品。

    主人工是一名秘密警察,从未被怀疑过,因为他是一名真正的信徒:为了保护伟大社会主义免遭破坏而努力工作。有一天,他怀疑上了一位剧作家。他的同事也紧随其后,希望再抓住一个国家的叛徒以助自己晋升。

    故事便发生在这位剧作家的居室和这个居室上面秘密布置的窃听室里。主人公,这位全心向党国的秘密警察,只有付钱才能让个女人来看望他的老单身汉,在窃听的过程中过上了别人的生活

    在监听器里,他第一次听到了为朋友而弹奏的奏鸣曲。秘密搜查的时候,他抚摸重聚恋人的床榻。第一次阅读布莱希特。过上了他不曾有过的生活。

    此刻,坚定信仰党国的他心里生了一个恐惧:剧作家和他的朋友们再创造不出来这样的生活。。。。

    导演(即编剧)创作电影的念头很简单。有一天,他听贝多芬的时候,想起来一个故事。列宁曾说:“贝多芬的“热情”是我最爱的音乐。但是我不能时时听它。它使我想轻拍着别人的头,净讲写浪漫甜美的事情。但如今我必须砸开他们的脑袋,把革命的精神灌输给他们。“ 这句话和这段故事被很多研究列宁的人引用用来证明他性格与理想的冲突。他必要舍弃其一来追求另一个。导演说,可是。如果什么东西能让你觉得高兴,其中有什么东西一定是美好的。音乐里能让无关的人感动的,便是人性共通的元素,是我们都需要的。

    我想列宁是对的,尤其我这样意志弱的人,很容易被这“靡靡之音”软化。因为他们来得太简单了,只要让自己被他们感动,就会忘记明天要面对的艰难。(感动是什么?) 但这“简单“是指我们对它的接收,而这创造本身却凝聚非常的天才与决心,才能创造出伟大的力量打动讲不同语言的人。 

    这个电影的人物建立在千万个在东德生活过的人的生活上。导演在开拍前花了一年半的时间进行研究和调查,采访了在前东德生活过的平民和秘密警察,知道两方的恐惧和艰辛,才能写出一个有共通元素的故事。他说他希望看过这个电影的人,东德的还是西德的,平民还是秘密警察,在一个多小时之后,都会感到有更多希望和力量。

    为什么一首奏鸣曲能让有不同生活的人同样落泪?为什么它能涵盖所有人对伟大生命主题的思考,爱情和死亡,给人力量和希望?让人走过这个不知到要持续多久的前夕。

    ------------------------------------------------------------------------------------------------------------------------

    印象最深刻的镜头

    一天紧张的秘密警察生活结束以后,他回到自己的家,躺在沙发上,像初识字的儿童一样读一本草绿封面的小书。镜头拉近,背景音朗读布莱希特的诗。

    其他

    1。出演这个秘密警察的演员曾是东德时代被秘密警察监视的一个剧台演员。

    2。电影把专制伏击一个人自由生活的点滴放大,使自由显得尤其珍贵:几分钟可以创造多少行诗句,打动多少人心。救下一部作品又是救下多少改变他人生活的机会。

    3。我前几日申请一个帮助解救异议人士的人权组织。对这种激进的本来没大兴趣,看完电影以后,觉得要是自己一个月短短时间内不足挂齿的工作最终能算进帮一个人获得下半辈子自由的努力里,那多好啊。于是打算再努把力加入一下。想起组织简介提到一个领导人是南京大学毕业的,于是打算联系校友问问情况。查资料。结果发现,他2009年已经在南京被捕,以dianfu国家罪入狱,10年。

    3. Benjamin Zander on Music and Passion

  • 开源

    2010-06-17

    open course

     

        文学生时候的求知欲望渐渐得到满足, 之后对于新专业,认识都很肤浅,加上得不到实践上的回馈,如入雾中:什么东西近前看清了就猛赶几步,否则就漫无目的。 再未像因为对林梁的崇敬写下要去的地名,随后的年里阅读、出发。心里没了一座栖霞山,没了想去朝觐的神,便四处觅这方土地上的神像,看什么鼓舞人心的传纪,想刺激一下。读也读了,热情轻易也就去了。

        眼看现成的混迹场要混完,这青年的一身躁气腾得难受,又仓皇不知道该往哪猛奔

        偶然读了孙诚明留给我的道德篇里 一段批评青年人(无论年龄或心智)的“热情”。

    Hence a young man is not a proper hearer of political lectures; for he is inexperience in the actions that occur in life, but its discussions strart from these and are about these; and , further, since he tends to follow his passions, his study will be vain and unprofitable because the end aimed at is not knowledge but action. And it makes no difference whether he is young in years or youthful in character; the defect does not depend on time, but on his living , and pursuing each successive object, as passion directs. For to such persons, as to the incontinent, knowledge brings no profit but to those who desire and act in accordance with a rational principle knowledge about such matters will be of great benefit. 

    总结起来,我还处于靠外在意象刺激的最低级阶段。反省我想做的事情,是因为我有一个愿望,但达成者愿望的路上又有那么多的疑惑。能带我走更远的,只有不断走近和解除这些疑惑的知识。我的盲目和懈怠,都是因为无知。

    因此要开源,才有活水。最近 听open course里跟接触的话题相关的东西。 要冷静下来,晚上早关电脑读书。

    提到盲目的热情,前些日看到中国在黑土地上行贿军阀压榨劳工,愤愤不平;而后读到相关报告,讲非洲投资状况种种,各国都有投资信息渠道极不通畅的特点,政治制度不健全者尤甚。如此情形,钱向信息源头涌岂不如水之就下? 就此打消了投身黑土地打击黑工头的热情。

    赵大伟,你太搞笑了。

  • 2010-06-02

    2010-06-02

    花花叶叶做了两式意大利面(蘑菇奶油/番茄牛肉) 酱爆牛肉 肉卤烤土豆(外梆里能吃型)还有马蹄踏翡翠(带着即将回家的甘甜味)~

    用平时烧水的锅前煮面条后水煮鱼。由于用具的拮据,整个锅端上桌吃。聊了一下午再直接吃第二顿。做饭的整个过程充分体现了我顾前忘后,手忙脚乱的特性,但是同时展示了我随机应变,化险为夷的不二身手。叶儿第一次来我这儿,就要走了。我才开始有过日子的感觉,却受不起安逸日子了。每多留一天,就是退后一步。

    在岔路口她们离开,自己继续往前面走的时候非常害怕。往日的朋友都有了生活的归宿或感情的寄托,便渐渐远去,不再一道。还有自由和妍要关心。嘉兴是有归宿的流浪人,算上半个。Rain 以单位为家。

    朋友不留下,便希望留下的是朋友。


  • 一穷二酸

    2010-06-02

    读一本野鸡书讲西南联大的,算是轶事,却也有连贯的时间线和人物史,但竟然全无注释,真是够可以的。

    看到讲朱自清齐整西装外套“怪大衣”。怪大衣乃云南赶马人穿得破毛毡,“样子像蓑衣,也像斗篷,颜色却像水牛皮。”走在大街犹引人注目,更不说扛进茅草屋教室。可朱自清说,它防潮保暖扛磨耐脏,白天可作衣,夜晚能作褥。

    还有一次叫花子在街上追着朱自清讨钱,朱自清被纠缠到无可奈何,憋出一句:“别跟我要钱!我是教授。”乞丐听了,转身便走。

    这故事,让我想起小时候一件事。

    住在和平街北口11区甲16楼1011号六七十平米板儿楼房的时候,推开大门,是一条长长的走道,望下去,就是平行的三元桥。那时候开始实行装防盗门。用电钻安在木门外,多是黄铜色的,盼盼牌儿是最佳。

    妈妈向来抵触随大流儿而来的蠢笨家伙,于是眼看走道上一趟儿人家都安上了闪亮的金属门,唯独我们还是木家伙。从门外看,防盗措施只有面向过道的厨房窗户外那几道铁栏。上面一块玻璃还是破的。因为几天前我出门忘带钥匙(从小就生了这病根儿),导致全家过门而不得入,亏得我临危不乱,急中生智,拿了块砖头把上面那块玻璃砸碎,又凭年小身幼,钻进大人不能过的铁栏和玻璃窟窿,才得进门。

    想想附近治安情况不太好,窗户又破,也着实有些让人担心。不备防盗门,又怎么防盗呢?

    我和爸爸站在门口端详着。他摸出钥匙,在门框上方以前划出来的“赵宅”二字右边,又划了一行字:“教师之家”。

  • 白花瓶

    2010-06-01

    论文写到建议的时候,我停了半年。即便读了文字堆,我也无能说要怎么转这乾坤,用那细得可笑的笔尖。

    3月去看了陈晨的学术报告。看他如何用实验数据确定线条,表情与情绪之间的关系。实践结果是都为支持一个教育方法,帮助自闭症患者识别表情。他这个学位有没有价值可能要用这个方法是否严谨,结论数据是否准确为标准。两天后做噩梦,梦见自己的论文堆漂浮在空中,被陈晨头皮实验的细针一扎便扑的化为泡影。我想回去了,要怎么验证我的论文提议。否则写多少都是泡沫

    刚刚读到一位白净的同学 用德鲁克管理方法、新闻定律、宏观微观种种分析富士康跳楼事件自杀率的。可这13人/24万人怎么可能标识那飘忽的一瞬和那沉甸甸的一生的对比。一个正常的平均数据怎么就能解释一个好好的人为什么活不下去了。从未如此厌恶过书生。

    相反,看到豆瓣有贴根据富士康事件改写陈奕迅歌词,下面回应有句最暖人心的话:(改陈奕迅的”黑泽明“歌词讽刺富士康跳楼事件固然有趣),但是“富 康深圳的工人,大多不会粤语。不听黑择明,听“月黑风高”的话,会不会加剧内心冲突?"

    前些日读布坎南Limits of Liberty,不求甚解,只大概看他用成本分析平衡个人主义与公共利益,用经济模型分析改变法律制度之可能。但见过许多案例,人民对财产之感情依赖,对自由之追求,不尽能用数字衡量。(虽然这一点被反方利用作counterargument,即当促进经济发展的公共事业要求征收个人财产时,个人对财产的情感无法估量也不应计入衡量范围。)便对这个方法产生不好的印象。法律作为手段的优点也在这里小小闪光,因为他可以比较快的帮助个案。

    曾不屑新闻评论,觉得它理智上不够抽象深入。但此时“本该流淌在心中的热血,抹在地上”的描述却比客观的理论来得人性、暖心。而此刻,我安坐桌旁,想想如果没有理论,或者凭我唯一知道的小小劳动法理论,我对情况的改善又能作什么。也许可以做一点点。或者什么也作不出什么。除了表达出自己,感染别的人,以及记得他们。用一个小瓶子,收着他们的灵魂,不让他们作为黑板上的数字,可以被轻易擦走,慢慢的,以后有机会了也许能做一点点。这件事,高了说牵着人文关怀,社会价值观,近前来看又有雇佣关系,产业结构,出口优势,心理教育发展,笔尖转不动的。每人谈起来都有各自的角度和结论,但是哪个都没有资格轻轻一笔把事中人带入你的公式加减乘除算掉。

    2。 今天下午和朋友聊天,知道了我从不了解的生活一面。提到逐渐稳固的j阶层已经垄断了投资的渠道,老百姓在股票基金外汇通通不通的情况下,不得不转买红木家具的可笑窘境,有投机拼抢的需要。就好像自己现在银行账户慢慢空瘪,应该厚脸皮放手抢的生活也要来了。对现实的苦难体会那么肤浅,要争要活要稳定,怎知什么是“基础”的人权。是否还要如当时抨击赵鹏远国家安全至上论一样,面对着生的重压高擎旗帜。

    但是仍给HumanRightInChina投了简历。

    以后再也不提这个话题。